滚动新闻:
首页 >> 保险理赔

黑龙江老人拒拆迁自焚家属否认政府补偿60

来源: 时间:2019-03-05 18:29:26

黑龙江老人拒拆迁自焚 家属否认政府补偿60万元

南方11月2道 10月30日上午9时,黑龙江省密山市发生一起抵制强迁的自焚事件。年近七旬的老人崔德喜为阻止强行拆迁,在自家房顶点燃了汽油,导致其面部和双手大面积烧伤。目前仍在密山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。伤者家属表示,从未同意过拆迁协议。

事件 逼迫强拆老人脸部大面积烧伤

10月31日,江西卫视《早报》栏目播报了一则关于黑龙江省密山市强行拆迁的。这则自焚现场的视频传到上后备受关注,一天内点击率超过40万次,上万友纷纷跟帖评论。

昨日下午,联系了崔德喜老人的女婿侯金龙,据他介绍,事发当天早上7点,政府各部门,包括公安、城建、消防、城管大队、动迁办、开发商等,来了有近百号人,“当时我们才刚刚起床,发现外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消防车、救护车、铲车和挖掘机等都准备就绪了。”侯金龙告诉,剩下的9户不肯拆迁的人家都被围了起来,据周围居民反映,凌晨3点就有警车陆续来到现场。

8点半左右,据崔德喜的女婿侯金龙称,当时他被所谓的工作人员哄骗到屋内,“很多拆迁人员都没穿制服,像是一帮无业游民,拿着锤子、木棍等一些器具”。为保卫自己的房子不被强行拆除,崔老汉和老伴爬上了自家房顶,此时有六七名男子也上到房顶,准备把夫妻俩劝下来,崔德喜拿出一瓶液体浇在自己身上,欲用打火机点着。从视频中可以看到,当时有一人上前拽崔德喜,慌乱中打火机将崔德喜的衣服点燃,老人迅速脱下上衣,赤裸上身坐在屋顶上,场面一片混乱,周围的人帮他扑灭了火,并给他披上棉大衣,而崔德喜的老伴在拉扯中腿部受伤。

据了解,崔德喜老人还在密山市人民医院隔离治疗中,脸、头和手部大部分为烧伤痕,个别处为2—3度烧伤,有可能从此落下残疾。目前侯金龙等人仍在医院里看护。

家属

“没同意过任何协议,也没拿到一分钱”

崔德喜一家在这栋平房里住了20个年头,侯金龙夫妇也和他们同住,房子一半自己住,一半用来开歌厅,有正规的营业执照。然而自从2008年7月18日拆迁工作开展以来,他们就开始受到拆迁事宜的困扰,如今又发生了这样的悲剧。

侯金龙告诉,现在出了这种事,一家人都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。目前,他们没有从拆迁部门拿到一分钱,也没有同意补偿60万的协议,政府有关部门也没有向家属给出任何后续处理方案。

针对这次事件,密山市委宣传部的陈部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近几年来,密山市委、市政府加大了棚户区改造开发的工作力度,两年多引进了15家房地产开发公司。此次“平安家园”项目拆迁户共45户,现在还剩下9个要价高的被拆迁户,据说当天工作人员已经和崔德喜女婿达成补偿60万的协议。

至于为何去了这么多部门协商,陈部长解释说,就害怕他们有过激行为,包括当地的也去了,为了就是让大家在现场做个证。

声音

补偿不力自焚乃走投无路之举

近几年以自焚的方式来拒绝强行拆迁的事件愈演愈烈,江苏东海、盐城,北京海淀,山东胶州,福建泉州,黑龙江东宁等地屡屡发生拆迁户自焚的惨剧。

“如果有办法,还用拿着自己的命开玩笑吗?”河南开封的一位友道出了许多人的心声。自焚这样的极端方式也是“钉子户”们走投无路之下的无奈之举,不到万不得已,谁会愿意选择这样惨烈的方式呢?

齐齐哈尔的一位友反映,家乡每平方米只补偿400元,而当地的商品房已达到每平方米2000元以上,如此少的动迁费根本不够他们购买新的住宅。这样的动迁只能让更多被拆迁户沦为无家可归者,政府拆一补一的政策在现实情况中根本得不到有效落实。

南方张迪

实习生叶舒婧

分析“强拆”事件频发:公众呼唤新拆迁法规

最近一段时间,一些地方发生暴力拆迁事件,甚至出现了流血事件。如何解决拆迁事件反映出来的问题,不仅关系到公民财产权益的保护,同时也关系到社会稳定。

近日,在河南、安徽、黑龙江等地采访,各地群众普遍希望以新的拆迁法律法规规范征地与拆迁行为。

“当务之急是制定新的征地、拆迁法律法规。”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认为,通过系统的规定,进一步明确公共利益的具体范围,确保“先补偿后拆迁”的原则落到实处,只有完善法律规范体系,各方利益诉求才能有序、充分博弈,尤其是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保护。

征地补偿如何体现土地溢价带来的收益

调查发现,补偿标准的高低,是引发拆迁矛盾的一个主要因素。能否让群众分享城市化及土地升值所带来的溢价收益,以及合理提高征地和拆迁的补偿标准,是拆迁立法和实践中应该予以关注的一个问题。

今年7月30日,黑龙江省绥棱县绥棱镇的潘立国为阻止对自家的强拆自焚,被二度烧伤。三个月过去了,他的自焚不仅没有阻止强拆,他的房屋在他自焚一周后被拆除,而且至今开发商也没有给他拆迁补偿款,甚至也没有达成拆迁补偿协议。

采访发现,不少群众反映拆迁补偿偏低。

拆迁程序如何公开透明

调查发现,强拆事件发生与拆迁方信息不公开、操作不透明,以及民意诉求渠道不畅有很大的关系。

有被拆迁户说,现在是在拆之前只发个通知,并告知补偿安置协议,随后不久就采取停电停水方式,强行逼迫居民签字搬走。对于他们这些不签不搬的,还半夜三更砸门放炮仗进行恐吓。这种方式让人无法接受。

陆续发生的“强拆”事件显示,拆迁方的手段更加隐蔽,不是“车轮战”式地轮番劝说,就是发动其有公职亲友做工作,甚至搞“连坐”;补偿标准也不统一,早拆、晚拆补偿不一样,越晚拆的补偿越多,以至出现了“老实人吃亏,越闹补偿越多”的不合理现象。

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中心主任蔡定剑提出,开发商从事项目开发,一般需要拿到“五证”,现在谁也搞不清开发商的“五证”是怎么拿到的,取得“五证”过程应该更加公开与透明。

蔡定剑认为,新的拆迁法律法规,应该将听证程序法律化,让公众了解拆迁地段是搞公共项目,还是搞商业项目;涉及拆迁的补偿标准,一定要让利益相关者参与其中,公开透明地运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