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首页 >> 房产纠纷

女儿越洋举报公务员父亲重婚

来源: 时间:2019-02-06 00:45:37

女儿越洋举报公务员父亲重婚

核心人物 父亲:杨龙 江苏省统计局主任科员

女儿:杨甜甜 留学英国MBA在读

妻子:高琳 安徽和县供电公司员工

“小三”:陈珍珍 安徽人

高琳已经记不得,她是多少次去南京市鼓楼区宁海路派出所了。

早在半年前,杨龙就因涉嫌重婚罪被宁海路派出所取保候审。现在,经过半年多的侦查后,即将走完最后的司法程序。自己的丈夫是自由,还是坐牢,只在高琳一念之间。

高琳举报她的丈夫重婚,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了,迟迟没有结果。她正在留学的女儿杨甜甜眼看着母亲快要绝望的时候,终于鼓起勇气,从英国给政府部门写来了举报信,举报她父亲的婚外情行为。

从撞见父亲偷情那一刻起,少女杨甜甜便把这个天大的秘密隐藏在心里,希望用她的爱来换回父亲的亲情。但是,父亲却在感情的漩涡中越走越远。当杨甜甜鼓起勇气向纪检部门写举报信的时候,她内心也在祈祷,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,让父亲真正“回归”。

“哪怕他去坐牢,回来后还是我的父亲。”

举报

一封来自英国的信

这是一封特殊的信件。当它在英国被塞进邮筒的一瞬间,就预示了一个三口之家的解体。

女儿在英国读书,母亲在南京“疗伤”,同时等待女儿学成归来;父亲也在等待,但他等来的有可能是牢狱之灾。这是一场三个人的战争,之前深受伤害的母女俩将会讨回她们曾经失去的公道,而曾经伤害她们的父亲和丈夫,将在法律的判决面前失去最后的自尊。

“现对我父亲杨龙作出举报,这是一个绝望女孩的故事。”

不知道杨甜甜写下这封信的时候需要多大的勇气,因为她举报的是她父亲。

杨甜甜是一位留学英国的女孩,而她的父亲是江苏省统计局机关党委的一位主任科员。远在英国的杨甜甜给快报写来了信,称她的父亲多年不回家,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女人,还和这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。

在信中,杨甜甜说她第一次知道父亲有外遇,还是在10年前。

当年父亲杨龙腰椎要做一个大手术,在手术前,父亲偷偷和她说,他几年前去西安出差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叫刘梅的女子,还和她生了一个儿子。

“这是我一时糊涂犯下的错,希望你帮我瞒着你母亲,现在这个孩子由你的姑姑照顾着。”

杨甜甜把这个事情隐瞒了下来,她描述当时的心情说:“看着快要手术的父亲和悉心照顾他的母亲,面对这样一个事实,我是多么的无助和心痛,当时想我父亲快点好起来。”

但是,后来杨甜甜发现,她的噩梦并没有结束。

亲眼撞见父亲偷情

到了2001年,杨甜甜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叫陈珍珍的女人。“她打扮得很妖艳。”杨甜甜说。见到陈珍珍后,她才知道,父亲外面不止刘梅一个女人。

但当时杨龙只介绍陈珍珍是他的朋友,但杨甜甜充满不安。“后来我看见父亲频繁与她出双入对,包括应酬饭局、逛街、骑摩托车兜风。”杨甜甜说她和父亲为此争吵了多次,但父亲总是坚持说他们之间只是朋友关系。

“后来我有一天回家,发现他们赤身裸体抱在一起,终于纸包不住火。”杨甜甜说,当年她才17岁,却目睹了这样的画面,对她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。

但杨甜甜还想继续对母亲隐瞒下去。“我之所以瞒着我母亲,是不想她受伤害。”杨甜甜在信中说,她还天真地以为,可以用亲情感化父亲,使他能够回头。而父亲也一直向她保证,要和这个叫陈珍珍的女人分手。

从好爸爸到坏爸爸

“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找回以前那个关心我的好爸爸。”杨甜甜在信中写道。父亲曾经非常关心她的学业,花了许多钱,帮她从安徽老家转学到南京。但是,认识了陈珍珍后,父亲却一次次地伤害着她们母女。直到2003年,杨甜甜即将参加高考的时候,母亲高琳才知道了真相。

“我母亲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”杨甜甜说,但母亲为了不影响她高考,强忍住了悲痛。那时,父亲杨龙和陈珍珍已经在一家医院门口开了个小饭店。母亲有一次到饭店去找陈珍珍,希望她能够退出,结果被陈珍珍打了一通,送到医院去缝针。而当时,父亲杨龙也在场。从这件事后,杨甜甜知道,她的父亲执迷不悟,“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采取极端的挽救方式

而更让杨甜甜伤心的是,到了2005年,父亲竟然和陈珍珍生了一个儿子,还在南京某小区买了一套房子,“完全以夫妻的名义住在一起了。”

“自从与陈交往后,我父亲从一个正直上进、有感的好丈夫、好爸爸彻底变成为冷酷无情、及时行乐的谎话大王。”

在信的最后,杨甜甜写道:“这原本对我是一段痛苦的回忆,如今我讲出来,是不希望我母亲蒙冤,是对道德的呼唤,每一个家庭的建立都包含着千辛万苦,想不劳而获、掠夺别人家庭物质财富的、随意践踏别人幸福的第三者,苍天有眼,一定会遭报应的。如果社会上多一个第三者,就多一个离异的孤儿,社会不会包容三妻四妾、无视计划生育政策、仗势欺人的公务员,我也不会再包容这样的父亲!”

但是,就在信寄出的那一刻,杨甜甜也在祈祷,“这种方式虽然极端,却是挽救我父亲的最好办法。”因为在杨甜甜看来,只有这种方式,才能让父亲警醒。

20年的夫妻感情算什么 调查

20年的夫妻感情算什么

高琳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看见自己的丈夫,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了。

当这封手写的举报信被递到高琳面前的时候,她一下子认出了女儿的字迹。她看了好几遍,“女儿说的全是事实。”

高琳说,她和杨龙都是安徽和县人,1958年出生,而女儿在英国读MBA。高琳和杨龙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1983年结婚,结婚后基本两地分居,高琳在和县的供电公司上班,而杨龙则常年在江苏。

“我是最后一个知道杨龙有外遇的。”高琳说。当时她总觉得和杨龙近20年的夫妻感情,总不会给一个女人破坏了,但是,当她被陈珍珍痛打了一顿后,终于知道,她的这个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
“20年的夫妻感情,被这个女人的拳头打碎了。”高琳说,

“当我躺在医院的时候,我就想和他离婚。”高琳说,但是,看着女儿,总是不忍心,总觉得应该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。

但最终高琳还是绝望了。她甚至请了调查公司,拍下了杨龙和陈珍珍一起生活的镜头。

看着女儿的举报信,高琳有点欣慰。“女儿比我做得更坚定。”高琳说,杨甜甜总是宽慰她,“妈妈,你放心,将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高琳除了伤心,剩下的就是愧疚。

“我对不起女儿,她太痛苦了。”在高琳的印象中,女儿是个非常阳光的女孩,但是,自从女儿知道了父亲有外遇之后,就一直生活在阴影之中,成绩也开始下滑。

“她一直想把秘密埋在心里,这么小的孩子,怎么能承受得了大人的这种事。”高琳回忆,有一天,女儿突然哭着抱住她,哽咽着话都说不出来。过了好久,女儿才告诉她,她看见爸爸和一个女人在一起,在床上。

听完女儿的讲述,高琳的心都碎了。虽然她怀疑丈夫可能会出轨,哪料到丈夫竟如此猖狂,把女人带到了家里。更让高琳伤心的还在后面。女儿告诉她,父亲早已经和这个女人同居了。

杨甜甜把这个秘密埋藏了很久。在杨甜甜还未成年的时候,有一天,她无意间打开爸爸的抽屉,发现里面有一大叠日记。“爸爸会有什么样的秘密呢?”杨甜甜抑制不住好奇,偷偷翻开了父亲的日记本,结果里面的内容却让她面红耳赤,这哪是什么日记,明明是淫秽刊物的手抄本。杨龙看了淫秽录像和黄色小说后,常常会摘抄片段,甚至还要写上一些感受。

杨甜甜只翻了一页,就把日记本合上了,随后,偷偷把这些本子扔到了垃圾堆里。杨甜甜没有把这个事情和父亲说。她想用销毁日记本的方式警告父亲。

“但女儿的做法适得其反。”高琳回忆,知道女儿发现了自己的“秘密”后,杨龙虽然不再“写日记”,却常常出入娱乐场所。而陈珍珍就是在这些场合认识的。

埋在心底吧 因为他是父亲

日记事件并没有影响杨甜甜对父亲的爱。正直、有爱心,这是少女时代的杨甜甜对父亲的印象。杨甜甜记得,自己在安徽老家念完初中,父亲帮她转到南京读书。此后,父亲便不再回老家,母亲每个周末到南京来。与父亲相处日久,杨甜甜体会到了父亲的不容易。多年来,父亲一个人在外打拼,节衣缩食,还患了严重的腰椎病。这一切,在杨甜甜看来,父亲都是为了这个家庭。

但是,2000年,16岁的杨甜甜却遭遇了噩梦。那一年,父亲要做一个大手术,在快被医生推进手术室之前,父亲突然拉住了女儿的手,悄悄在她的耳边说道:“我到西安招生,一时糊涂,与当地宾馆服务员刘梅生了个儿子,现在由你小姑妈照顾,你千万要瞒着你妈!万一手术发生意外,将来你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小弟弟。”

父亲的话让杨甜甜惊呆了,她差点当场哭起来。但看着父亲哀求的眼神,杨甜甜忍住了。这时,母亲高琳也赶了过来,正在悉心照顾父亲。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杨甜甜在心里暗暗发誓:“我一定要保守好这个秘密,因为我需要这个家。”

父亲的手术很成功,为了能够让杨龙早日康复,病床前的高琳照顾得非常尽心。杨甜甜的内心安慰了许多,“经历了这一场生死,父亲应该会改过来的。”虽然面对辛劳的妈妈,杨甜甜总会充满了内疚,但她觉得自己做对了,“因为他是我爸爸。”

女儿的爱能换回父亲的亲情吗

单纯的杨甜甜并不知道,父亲已经在感情问题上越走越远。

2001年的一个晚上,杨龙带了一个衣着时尚的年轻女人回家。杨甜甜见了心里极不舒服,“这是个妖艳的女人。”杨甜甜把不欢迎写在了脸上。杨龙有点尴尬,介绍说:“这是爸爸的安徽老乡,叫陈珍珍,你以后就叫她陈阿姨吧。”

杨甜甜拒绝这样的称呼。这让杨龙更加尴尬。父亲的心虚让敏感的杨甜甜知道,这个所谓的陈阿姨并不仅仅是父亲老乡这么简单,她的内心充满了不安。于是,17岁的杨甜甜打算通过跟踪的方式,去揭破她不愿意知道的秘密。

一天,杨甜甜“提前”放学回家,当她轻轻打开房间的门时,看到了她终身难忘的一幕:父亲和陈珍珍正赤身裸体抱在床上……杨甜甜转身离家而去,一个人在街头无助地放声大哭,直到深夜,焦急的父亲终于在街头把她找回家。

面对父亲的第二次出轨,杨甜甜的内心更加煎熬:“要告诉妈妈真相吗?如果告诉了她,她能承受得了这种刺激吗?如果不告诉,爸爸又会走到哪一步呢?”

考虑了很久,杨甜甜最终还是决定为父亲保守这个秘密。“妈妈知道了,肯定会离婚的,我需要妈妈,也需要爸爸。”于是,天真的杨甜甜决定,要以一个女儿的爱换回父亲的亲情。

由于妈妈长期不在南京,杨甜甜学会了给父亲洗衣做饭,因为在杨甜甜的脑海中,只要让爸爸有家的感觉,他肯定会回心转意的。父亲有腰椎疼痛的毛病,杨龙回家的时候,杨甜甜便为他按摩……

告诉妈妈 是因为不想妈妈再受伤害

告诉妈妈 是因为不想妈妈再受伤害

但是,杨甜甜的努力,换来的是一场空。杨龙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了。杨龙总是搪塞女儿:“爸爸和朋友在外面偷偷开了个饭店,晚上很忙,就睡到店里了,以后爸爸要赚很多钱,送你出国留学。”

杨甜甜已经不再相信父亲的话。果然,有一天,杨甜甜晚上放学后,特地去饭店看父亲,惊讶地发现陈珍珍也在。他们俨然是一对夫妻,在打点着这个饭店。原来,每天杨龙下班后,就会直接来到饭店。

杨甜甜觉得自己不能再懦弱,但她还是不敢告诉妈妈,生怕妈妈接受不了。“这种痛苦就让我一个人承受吧。”17岁的杨甜甜决定要做一件大事。一天中午,趁着父亲还在机关上班,她偷偷一人离开学校,来到了这个饭店,和陈珍珍见面,希望陈珍珍不要做第三者,还他们一个幸福的家庭。

哪知道,杨甜甜的到来让陈珍珍非常生气,她说:“我没文化,下半辈子只有靠男人翻身,我跟定你爸爸了。”并威胁她说:“你要是再不懂事,就让你爸爸不给你学费。”

随后,陈珍珍又来到杨龙面前告状,说杨甜甜欺负她。“当年她30岁,而我还是个小孩,我父亲却被她的演技蒙蔽,始终维护她。”

杨甜甜彻底绝望了,“是该告诉妈妈了,不然妈妈的伤害会更深。”

举报他 也是为了他能回来

听了女儿的讲述后,高琳虽然从理智上无法否定这个现实,但在情感上,却还保存着一点点幻想:“很有可能女儿看错了!”

第二天,杨甜甜陪着母亲去父亲开的饭店。在饭店,杨甜甜和母亲见到了陈珍珍。但是,就在高琳畏畏缩缩地上前,刚刚开口谈起这个事情时,陈珍珍却破口大骂。高琳回忆说:“当时她骂我们,说我没有本事留住男人,她就能够靠男人吃饭,让我们滚开!”

在争执中,高琳被陈珍珍打伤了。杨龙把高琳塞进出租车里,把她送到了医院,但是,就在这时,杨龙接到了陈珍珍的,要他马上回去。于是,杨龙不顾受伤的妻子和哭泣的女儿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杨甜甜的高考成绩并不好,分数只够得上一个普通大学。这在高琳的意料之中。“她背负了这么重的思想包袱,肯定考不出好成绩。”杨龙想让女儿重读一年,但杨甜甜不答应。“我知道她的心思,她想早点去上大学,离开这个家。”高琳掉着泪说:“女儿太累了。”杨甜甜所在的大学正好有一个与国外合作办学的计划,杨龙于是把女儿办出了国。“当初女儿不愿去,哭着对我说,‘如果女儿出国了,爸爸欺负你,就没有人能帮你了。’”但高琳在出国的问题上和杨龙的想法一致,“无论怎样,父母之间的事情就让我们大人承担吧,女儿还年轻,不能耽误她。”

于是,杨甜甜离开国内,去了英国。

回音

“这个孩子太不懂事”

腰椎不好的杨龙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医院治疗,每天都要做两次理疗。

“这个孩子太不懂事。”杨龙看完这封信,手微微有点抖,说:“我为这个孩子操了多少心,花费了多少心血,结果却这样子。”

杨龙对举报的内容一概予以否认,“陈珍珍只能说是我的老乡,朋友,但不是像她说的那样,举报的内容全是假的。”杨龙说,他差不多和高琳分居10年了,但为了这个女儿,他一直维系着和高琳的夫妻关系。10年来,他孤身一人生活,就是在医院的这段时间,也总是一个人照顾自己。现在,他已经向安徽省和县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,目前法院正在组织调解。

对于举报的内容,杨龙不愿意深谈,“纪检部门已经在调查,我们有纪律,就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说吧。”但杨龙更愿意说说他和女儿之间的故事。

“我为她,不知道欠了多少债。”杨龙说,杨甜甜的成绩并不好,高考成绩也不理想。为了让她将来能够有好的生活,2005年,杨龙把女儿送到了英国读书,就读的大学名为英格兰大学,是一所中英合办的学校。

“在国外两年,至少要40万元。”杨龙帮女儿办签证的时候,大使馆就要求他们的银行账户里必须有40万存款。杨龙不得不向亲朋好友借钱,还向银行贷款。“我现在压力很大,不但亲朋催着要钱,银行也催,我一个月才四五千元的收入,怎么还得了?”

让杨龙伤心的是,女儿却没有领这个情。“这一年来,她从来没有打过给我。”杨龙说,他向女儿的邮箱发了近百封邮件,没有得到一个回复。

“我想我们之间是误会了。”杨龙说,他一定要想办法联系上女儿,问问她,这封信到底是不是她写的,是不是出自她的本意,为什么要这么写。

“她伤了我的心。”杨龙说。

杨龙被取保候审

其实,早在2008年6月,江苏省统计局纪检组就收到了杨甜甜类似的举报信。

“我们收到举报信后很重视。”江苏省统计局纪检组组长杨维克接受采访时表示,在收到举报信后,他们及时给予了回复,同时也展开了调查,还多次找杨龙本人谈话。

据杨维克透露,在杨甜甜举报前,高琳就已向各级机关举报过杨龙的行为。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,公安机关对此立案侦查。2009年5月6日上午,宁海路派出所还专门传讯过杨龙。目前,由于杨龙涉嫌重婚罪,被宁海路派出所采取取保候审措施。

“我们纪检部门正在积极配合司法机关的调查。”杨维克说,一切都要等司法机关的调查结果出来后才能做出相关决定。

“不过我们的态度非常明确。”杨维克说,“如果杨龙没有什么违纪违法问题,我们就要从组织上予以保护,如果查实有违纪违法问题,我们将严肃处理。”

但让高琳伤心的是,一年多过去了,事情还悬在那边,没有答案。

2009年12月7日,南京某司法机关的工作人员找到高琳,希望高琳能够接受调解。“你让他坐牢有什么用呢,还不如赔你一点钱,你们反正已经不再有夫妻感情。”高琳很气愤,“我什么都不要,我就要他坐牢。他伤害我们这么深,不应该付出代价吗?”

而宁海路派出所办案民警告诉,经过他们的调查,杨龙确实有重婚罪的嫌疑。“但重婚罪是一个自诉案件,我们希望高琳能够到法院去自诉,我们也愿意把掌握的证据给高琳。”

但高琳却希望能够由司法机关去公诉,“作为个人来说,我们哪里有什么过硬的证据,我希望由检察院代我们提起公诉。”

由于取保候审有一年的有效期,目前警方还没有向检察院转交起诉材料。而江苏省纪委也答复高琳:由于已经进入司法程序,警方正在调查中,他们不便作出结论,要等司法机关的最后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