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首页 >> 拆迁安置

济南一公务员被高利贷逼死受担保所害

来源: 时间:2018-10-28 19:03:01

济南一公务员被高利贷逼死 受“担保”所害

转播到腾讯微博

郑远征的父亲郑福平告诉,3月30日,儿子就是在家中这座草棚的横梁上上吊自杀的。父亲一看到这个地方,就眼含泪光。

转播到腾讯微博

4月16日,在济南长清区文昌镇三龙庄西,三叔郑福军站在郑远征的坟前默不作声。

4月16日,济南市长清区三龙庄西,春天的田野已是绿意盎然,但这里的一座新坟却格外扎眼。

“多好的孩子,老实、实在,咋走上这条路了?唉……”正在新坟旁边翻地的郑兆新老人不住地叹气。

3月30日,26岁、刚刚考取公务员岗位两年、在长清区双泉镇政府土地整理所工作、今年“五一”就要步入婚姻殿堂的三龙庄青年郑远征,用一根绳子在家中草棚的横梁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而眼前这座坟茔正是郑远征的安息之处。

死者家属和不少知情人都认为,逼死郑远征的“绳子”是高利贷。

诡异的“担保”害苦小伙

没有人知道,在3月30日下午,26岁的郑远征结束自己的生命前,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心灵煎熬,才让他忍痛抛弃大好年华,舍弃令周围人羡慕的公务员岗位,离开即将迎娶进门的未婚妻,将一根绳子套进自己的脖子。

“孩子天天被追债,压力太大了。”郑远征的二叔郑福安拿着侄子的遗书,声音有些颤抖。

郑福安说,侄子自杀前,家里人就知道他陷进了高利贷里。“他的一个朋友臧联(化名)借了高利贷,因为他是公务员,就找他担保,下跪求他担保,这孩子人老实,就签了字。谁知道臧联年前就跑了,十几个债主一窝蜂似的缠住了远征,死逼着远征还钱。他刚买了房子,就要结婚了,哪里能还得起?”为了找到贷款人,郑远征的三叔郑福军陪着侄子去臧联女友的老家淄博找过他们,可还是晚了一步,下午赶到旅馆时发现,中午他和女友已退房,去无踪影。从此,高利贷的绳索就套在了郑远征脖子上,越勒越紧……

直到事后,从侄子的遗书里,家人才模糊地知道,远征先后为臧联担保了十几次贷款,自己一点没借。这些贷款在利滚利下,至郑远征上吊时就已经涨到三十七八万元,而且还在不断地上涨……

拿出侄子自杀前留下的遗书,郑福安的眼圈又一次红了。遗书中,郑远征写道,“生平交友不慎,后悔万分……我做鬼也不放过他们!”

之前,郑远征的父母计划好了5月份给他娶媳妇,新房都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。

天天躲债,他崩溃了

“他真是个老实孩子,很实在。”郑远征老家的邻居对说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孩子会走上这条路。

出事前,郑远征一直躲在父母三龙庄大门反锁的老宅里,直到3月30日自杀。

郑福平看着儿子的遗像,一下子显得苍老了很多。照片中的郑远征正微笑着,母亲何贵凤的眼泪禁不住扑簌簌地掉下来。“当时臧联哭求着远征帮他借钱,说要给女友开个门头,天天一起喝酒、打牌的兄弟,远征觉得谁没个难处,把他当兄弟帮了一把,没想到他竟干出这种事!”

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眼看着本金、利息飞速增长,郑远征心急如焚。一名债主去法院起诉他,工资卡被冻结了,东拼西凑借了2万块钱还了另一个债主后,他再也想不出其它办法了。很多债主到单位去找他,不得已,他向单位请了15天的假,躲在家里。

“几乎天天有人砸门,骂,还往院里扔石头,有时候一天来两趟。”何贵凤清楚地记得,自从贷款人臧联小年跑了后,到了腊月廿八,就有人来家里闹了,叫嚷着让远征还钱。两个月来,十几个要债的来家里闹,一直没消停。

“上学的钱是东拼西凑借的,买房的钱又是借的亲戚朋友的,实在没法再开口借钱了。”郑远征的父母都是农民,没有什么固定收入,父亲身体还不好,去年刚动了个手术。

自杀时,他穿着入殓衣

3月30日中午,星期三,郑远征和父亲在家吃了焖米饭,还是没敢去上班。下午1时30分左右,郑远征让父亲外出买点东西,临走前还特地嘱咐说,“不用早回来,4点半左右再回来就行。”

郑福平三小时后买完东西回家时,还没有什么不祥的预感。推开门往主屋里走,突然发现右侧的草棚横梁上孤零零地悬着一个人,身体直直地垂着,身上穿好了入殓的衣服。“远征!”郑福平心口一阵剧痛。

“等到我把他抱下来时,身体已经冰凉了。”

“他是被逼得实在没法,才走这一步的。”郑福安说,“侄子的精神压力太大了,家里人正想办法给他筹钱,但他感觉婚姻没希望了,工作也深受影响,再说请的假也该结束了,他不想再拖累家人。”

遗书里,郑远征满怀悲愤:“……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面对你们焦虑的神情,我很痛苦,这件事情对家庭的伤害、事业的毁灭、婚姻的摧残无疑是巨大的,每每想到这里,我寝食难安,无地自容,唯有下定决心走这么一条路……”

3%的违约金按天计算

“知道他,但是不熟识。”“借钱还不上自杀了,具体怎么着不清楚。”在郑远征工作过的地方,没有人告诉更多的事情。

为了弄清郑远征牵涉借款的数额,曾多次前往长清,希望能从死者叔叔那里看到一些单据,但结果却很失望。“没有单据。出了人命,这些要账的就消停了,他们就不敢再找着要了。只有一个人,要账还比较客气,给过我们一张借款单。”

这张借款协议书简单地列明了借款2万元的期限、数额,然后就是“如逾期偿还则按照借款金额的3%支付违约金”。据郑远征家属介绍,3%的违约金是按天计算的。也就是说,从2月19日到郑远征自杀的3月30日,共40天的时间,仅仅这张担保债务的“违约金”,就达2.4万元,已经超过了借款本金。

“这些高利贷借款协议都很隐蔽,上面不会让你看出来利率什么的。比方说我放高利贷给你,借给你现金3万,期限一个月,除了违约金,还有2毛的利息,这六千元钱的利息他提前扣下了,你只拿到24000元,可是借条上你写的是30000元。别人谁也看不出来里面有什么高利贷。他们都是这么操作的,别人抓不住把柄。”

“现在我们都不知道确切担保了多少钱,本金多少,利息多少。臧联拿这些钱做什么用去的,我们也不清楚。因为这些高利贷本金和利息都是加在一起的,过一段时间就换个欠条。”郑远征的朋友贾秋田告诉,他们一度怀疑过臧联借贷、携款潜逃是精心设下的骗局。

律师说法

不要轻易作贷款担保

“担保人已自杀,其家属可以就担保人已还款的部分向借款人追账。”18日,济南市人大代表、山东保君律师事务所张宝军律师分析说,如果索债行为有威胁、利诱、暴力伤害等行为,受害人可以以治安案件到公安部门申请立案,展开调查。此外,民间借贷应该慎重,利率必须遵守同期银行放款利率4倍以内的规定,如果超过这条“红线”,法院不予支持。

“这个悲剧起到了警醒作用。”张宝军律师提醒说,不要轻易给人做贷款担保,即使关系再好,也要在出借人有一定偿还能力的情况下才能为其做担保。银行向企业或个人提供贷款一般需要质押、抵押和担保三种条件,而部分民间贷款组织不需要质押、抵押,这样做担保的风险更大。如果没有注明一般担保,一旦借款人跑了,担保人就要承担连带,负责偿还全部贷款。在这个悲剧里,郑远征就这样被卷进了高利贷债务的绞索。

“借高利贷简直是饮鸩止渴。”采访中,郑远征的一位亲友这么评价令他们痛恨的高利贷。据悉,在一些地方,借高利贷成为很多人救急的方式。“这些人一是不符合银行的贷款条件,没有抵押物等等,二是用钱急,无法接受银行的长时间办理手续,三是有些人曾经有借无还,被银行列入了黑名单,只能从民间借贷这个渠道筹措资金了。一旦资金链断裂还不上,逼债很残酷。很多是找些社会人员,甚至是流氓地痞,恐吓、威逼、打骂,甚至绑架勒索。”

长清一派出所工作人员以私下聊天的方式告诉,民间借贷不出事派出所不方便管,“只有够上治安和刑事案子,比如暴力伤害、非法拘禁、绑架勒索等等,我们才有理由立案处理。”